152518  
  

 

「爸爸早安!今天起的很早呢,要早點去學校準備活動嗎?」哆哆凝視著坐在餐桌上吃著早餐的普力特。

 

普力特抬起盯著報紙的雙眼,帶著平時的微笑看著哆哆,緩慢的提起桌上的咖啡:「是啊!因為要早點去準備要授課的東西呢,妳也很早喔,要跟爸爸一起去上課嗎?」

 

坐上餐桌臉上掛著微笑:「好啊!我最喜歡跟爸爸一起去學校了。」拿起桌上的土司吃了起來。

 

普力特淡淡的微笑的喝完咖啡,放下報紙後看著哆哆的臉龐:「今天是妳跟西格的生日吧?因為西格跟媽媽去外婆家了,所以禮物會由媽媽交給她,妳的禮物在這裡。」

 

普力特拿出一條如太陽般閃耀的琥珀項鍊,那條項鍊引起了哆哆的注目:「好漂亮,真的可以給我嗎?」拿起了項鍊仔細的觀看著。

 

「爸爸可以幫我帶上嗎?」哆哆將項鍊拿給普力特,普力特慢慢的走到哆哆的身後替她戴上項鍊。

 

「好漂亮,謝謝爸爸。」哆哆抱緊了普力特,普力特溫柔的摸著哆哆的頭髮,臉上有著幸福的微笑。

 

「爸爸!走吧,我不想錯過今天的活動喔!」哆哆拉著普力特的手,前往了學校。

 

 

「呵呵,快點!米勒、夢霏,我想快點到學校去,這樣就可以見到哆哆姊姊了。」伊凡盯著在身後慢慢走的米勒跟夢霏。

 

「伊凡……你早上五點就把我們叫起來,夢霏好睏喔。」夢霏打著哈欠,一付沒精神的樣子靠著米勒。

 

米勒淡淡的嘆了一口氣,蹲下身子將夢霏背起來。

 

「謝謝你米勒,夢霏真的還沒睡醒……嗚喵……」夢霏說完沉沉的倒在米勒的背上熟睡,還發出可愛的熟睡聲,讓米勒苦笑的繼續跟著面前的伊凡。

 

 

「今天的活動,是萬聖節的活動吧?不是應該在晚上才開始的嗎?」薩爾貝斯拿著筆記本嘴上打的哈欠努力的撐著眼皮,好睏啊……

 

走在一旁看著無精打采的薩爾貝斯,珞櫻提著書包認真的問著:「妳一整晚沒睡嗎?」

 

「不是,只是我想賴床、我想請假!」薩爾貝斯一臉嚴肅的回答,不過她不會真的請假的,因為這樣就看不到她最愛的老師普力特了。

 

珞櫻一付她早就知道的表情搖頭:「大家都知道,妳是絕對不可能請假的。」

 

「早安!珞櫻、薩爾貝斯。」薇茵及貝力爾走向前道早安。

 

「早安,妳們很早呢!一起走吧。」珞櫻微笑的說完,又繼續走著往學校的路。

 

一路上默默的走著,貝力爾看著珞櫻的背影,然後又默默的移開雙眼,這一切都被薇茵看在眼裡。

 

 

一個高級禮車停在校門口,佩特優雅的從車上下來引來許多女學生的驚呼聲。

 

「好帥啊!今天的王子還是一如往常的帥氣!」

「天啊!我要融化了……」

「他會不會再發送玫瑰呢!」

 

許多女同學的眼睛努力的注視著佩特的一舉一動,佩特右手握著手杖,左手抽了一張卡片淡淡的笑著。

 

一本書本好死不死的砸中了佩特的臉,佩特繃著臉接住那本該死的書本,不用想也知道是誰丟的。

 

「露米納斯!我知道你羨慕、嫉妒、恨!但請別做人身攻擊!」佩特咬牙切齒的瞪著朝他丟書本的人,抓緊書本的手套與書皮間發出吱吱的聲音,快速的扔回去。

 

右手拿著書包背在肩上的露米納斯,右眼散發出紅色的光芒,他嘴角莫名的上揚:「別把我跟你這個自戀狂幼稚鬼相提並論,我跟你是不同的。」很自然的接回書本。

 

「嘖!一大早就讓人不愉快的傢伙……」佩特撇過來努力的維持自己的形象,看到管家遞上了毛巾才知道他流鼻血了。

 

該死的露米納斯,你就不要讓我逮到你的弱點,被他逮到!他就要搞死他!帶這樣的想法佩特清理著臉上的血。

 

哆哆及普力特慢慢的走來:「佩特你還好吧?流了好多的鼻血…….」哆哆擔憂的凝視著佩特的臉龐。

 

聽到哆哆的聲音,佩特立即裝出平時的微笑,但是鼻血還是不爭氣的流下來。

 

哆哆看著佩特,忍著不去笑出來:「我來幫你擦一擦吧。」拿出手帕擦拭著,一旁的普力特看著佩特淡淡的說著:

 

「一大早就流鼻血,你是看到什麼刺激的東西了?」

 

普力特的話讓佩特無奈起來,他怎麼知道早上就遇到那個不愉快的傢伙,真是太悲慘了,或許今天還是去求個平安符什麼的最好了。

 

他抓起了哆哆擦拭的手看著她回答:「這個世界上除了哆哆以外,還有誰能讓我流鼻血呢?」

 

哆哆尷尬的苦笑著,伸回自己的手:「已、已經好了,那我先去教室了……」提著書包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佩特看著哆哆離去的身影,低落的嘆了一口氣,長的一模一樣卻永遠不是她。

 

普力特拍了拍佩特的肩膀,溫柔的說著:「不管最後的選擇是什麼,請不要傷害大家都重視的人。」

 

「老師,你今天是在感嘆什麼?」佩特搖手擺頭的說著,自顧自的往教室的方向走去留下了普力特。

 

「老師早!」薩爾貝斯遠遠就看見普力特站在校門口,興奮的上前打招呼。

 

「是薩爾貝斯、珞櫻、薇茵跟貝力爾啊,你們早啊!等等要準備活動的東西,快點進教室吧。」普力特說完跟著大家朝教室的方向走去。

 

 

哆哆剛走到教室門口就被伊凡撲倒在地,伊凡緊緊抱著哆哆開心的說:「抓到哆哆姐姐了!」

 

米勒則是背著夢霏從教室裡跟著走出來。

 

「呵呵,原來是伊凡,你怎麼會在這裡呢?」哆哆驚訝的抱住了伊凡。

 

「因為想早點見到哆哆姐姐嘛!」伊凡的頭磨蹭著哆哆,哆哆小心的站起來牽起伊凡的手。

 

「伊凡不能待在教室裡喔,跟姊姊去爸爸的教師書房吧,在那裡等著等活動開始就可以一起玩了,米勒也跟夢霏去那裡等我吧。」

 

「恩,我好期待可以跟哆哆姊姊一起玩呢。」

 

伊凡牽著哆哆的手往書房走去,露米納斯此時靠在牆上看著遠離的人影,想著他沒有了剛剛的記憶……他剛才做了什麼事情了嗎?

 

「到了,伊凡在這裡的椅子上坐一下吧,等我們準備好活動在過來好嗎?」哆哆溫柔的微笑著,伊凡點點頭的回應。

 

米勒將睡著的夢霏放到椅子上,伸展自己的身體,一直背著一個人也是很累的,畢竟他們歐尼斯龍用魔法變成人類的樣子,怎麼覺得可能自己的體力也跟人類同化了。

 

「嗯?這是什麼書呢?」哆哆拿起了桌上一本有著特殊封面的書本,書本裡夾著的一張人形紙人掉了出來。

 

「這個紙人是什麼?」伊凡撿起了那張飄落的紙人,將紙人還給了哆哆。

 

哆哆遲疑的看起這本書,只要是爸爸的書她都讀完了,這是爸爸新買的書嗎?真是奇怪呢……突然隨手翻到了一頁……

 

「可以讓人永遠再一起,幸福的幸子小姐咒語?是用這個紙人嗎?」哆哆看著書上頭的咒語並看著手中拿著的紙人。

 

「可以讓人永遠在一起的咒語啊!姐姐我們找大家一起來玩好不好?」伊凡拉著哆哆的衣角,期待的看著哆哆。

 

哆哆皺起的眉頭,爸爸所有的書她都已經閱讀完畢了,這是爸爸新買的咒語書嗎?但是她記得爸爸並不是這麼喜歡這類的魔法書……不過這上頭的咒語應該只是祈福用的,試試看應該沒有關係……可以讓人永遠在一起的咒語嗎?不壞呢。

 

 

「可以讓人永遠在一起的咒語?」佩特盯著那本書,手裡拿著那張紙人:「原來如此,這樣的咒語或許是祈福用的,這個紙人就是必要的道具了。」

 

佩特手中的紙人被珞櫻拿走,珞櫻歪著頭說著:「要唸著『拜託了,幸子小姐』的次數是我們要祈福的人的人數嗎?那加上老師不就十一個人了。」

 

薩爾貝斯接過書本:「然後要撕碎紙人,那些碎片就能祈福所有使用這個咒語的人了,總覺得是個不錯的咒語呢。」

 

「因為是好朋友,所以要用永遠都是好朋友然後再一起的咒語嗎?總覺得像是情人再用的咒語呢。」薇茵靠著貝力爾滿臉開心的微笑。

 

貝力爾撇頭不去看眾人,他總覺得有點不太妙的樣子,奇怪的第六感……

 

「我就不用了!」露米納斯看著那本特殊的書及那張紙人,他搖搖頭的拒絕了那個咒語。

 

伊凡拉著露米納斯的手:「露米哥哥一起玩嘛!這樣大家都會永遠再一起喔,永遠都是朋友呢!」

 

「算了吧!伊凡,那個傢伙我不想跟他成為永遠的朋友啊。」佩特調整了一下烏鴉嘴帽子,他無奈的說著,早上被書丟的臉頰還在隱隱作痛著。

 

「嗚……」伊凡失望的低下頭,露米納斯抬起手摸著伊凡的頭。

 

「不要難過,我跟你們一起祈福不就好了嗎?」露米納斯露出如太陽般的微笑。

 

普力特從門口進來,看著正在討論的眾人:「你們怎麼了,這麼的熱鬧?」

 

「爸爸我們決定要一起做這個祈福的咒語喔!這樣大家就可以永願再一起了。」哆哆拿起了書與紙人對著普力特說著。

 

「祈福的幸子小姐?聽起來很有趣呢,老師也想跟大家當永遠的朋友喔,那麼就一起做吧!」普力特聽完後微笑的說,不過也極力的思考著那本書是誰放在他桌上的,應該是其他老師放的吧?因為印象中他並不怎麼喜歡這類的咒語。

 

哆哆拿起了書,並抓著紙人的一個部分:「那麼請大家也抓住這個紙人的一部份吧,然後唸我們人數的次數,也就是十一次的『拜託了!幸子小姐。』不管有沒有唸錯都不可以重新唸喔!因為會失敗……唸完後就一起撕碎這個紙人。」

 

所有照著書本上的指示唸了十一次,並且撕碎了紙人每個人都得到了紙人身上的一部份的紙片。

 

「帶著這個就像護身符一樣了!要收好喔。」哆哆闔上了書本收起了碎片,大家跟著一起收起碎片時,一個巨大的地震讓大家驚嚇的不知是好。

 

米勒衝上前抱住哆哆,此時可以聽到因為地震而掉落物品的聲音,教室的地板突然開了一個大洞。

 

「這個地震是怎麼回事?!」拉住了差點掉下去的珞櫻,貝力爾努力站穩自己的腳步,無奈這個地震越來越巨大,到最後整個教室都地板都破碎,所有人都掉入了大洞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翠綠夢境 的頭像
翠綠夢境

一隻米的妄想天地

翠綠夢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