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53.gif  

 

「嗚……」慢慢的睜開雙眼,眼前的是一間充滿了灰塵的陰暗教室,許多的課桌都凌亂的擺放著,這裡是……教室嗎?慢慢的站起身來,凝視著整間教室。

 

「大家都去那裡了?」哆哆看著陌生的教室,內心擔憂著,大家都不見了!盯著小小的課桌椅,這不是原本教室裡的桌椅,那麼……

 

走到了講台前,哆哆順手拿起了桌上的報導,天神小學的連續誘拐殺人事件,犯人原本是天神小學的導師,幾年前患了一種病智商退化成幼童般,犯人將失蹤兒童殘忍的傷害,並殘忍的肢解其身體……以下的報導因為污漬看不清楚了。

 

「好慘忍的新聞……那麼這裡就是叫天神小學的地方嗎?」走到窗戶旁邊,想要試著打開窗戶,不過窗戶像是與空間固定在一起,完全沒有移動的樣子。

 

「看來想要從窗戶去到外面去是不行的了。」

 

「看來妳是這所學校新來的犧牲者……」幽幽的聲音迴盪在空教室裡,就在哆哆四處尋找著聲音的同時,一個發著淡淡藍光從遠處看可以知道祂並沒有實體。

 

「啊!你是……幽靈嗎?」哆哆帶著恐懼退了幾步,絆到了在地上的木板摔了一跤。

 

「貌似不只有妳而已,我可以感受到許多被帶到這裡來的人……」

 

「什麼?大家都在這裡嗎?」哆哆忍著腳上的疼痛站起來,卻因為強烈的疼痛蹲下了身子。

 

幽靈龍搖著頭平淡的說:「這裡是由強大力量的怨靈,所製作出的被詛咒的異空間,怨靈的力量將一個又一個無辜的人帶進這裡囚禁,妳與妳的同伴是無法見面的,這裡是由多個空間重疊而成的多重閉鎖空間……」

 

「妳的同伴,雖然都在這所學校裡,但所在的空間不同,就算在學校相同的位置上,但由於所在的次元不同而無法見面。」幽靈龍凝視著哆哆:「如果想要再次見面的話,就要找出存在於相同次元的方法……」

 

「存在相同次元的方法……」

 

「沒錯,知道了穿越次元的方法後,雖然還是逃不出去……但是至少可以死再一起也說不定……」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幽靈龍慢慢的靠近哆哆,表情非常的溫柔:「我也不知道,無論是怨靈的本體,還是從這裡逃出去的方法……」一個轉身幽靈龍消失了,留下了一句話:「祝妳好運了,擁有信賴的孩子……」

 

「不可以,我一定要找到大家……然後大家一起逃出去!」拉開了教室的門,一個人影撞了進來,迅速的關上了教室的門。

 

外頭傳來了巨大的敲打物品的聲音,直到聲音遠離而去時,摀著哆哆嘴的人才放開她。

 

「呼呼!……是誰?」哆哆深呼吸著,努力看清楚進來的人。

 

「哆哆?」夢霏發著抖,臉上有著鮮血流乾的痕跡,表情驚恐的確認眼前的人:「真的是哆哆嗎?太好了……夢霏好害怕……嗚嗚……」

 

夢霏抱緊了哆哆,臉上的淚水像是關不住的水庫一樣,停不住的哭泣著。

 

「發什麼事?剛剛那個巨大的聲音是什麼?」哆哆拍著夢霏的背,看著夢霏臉上那血的痕跡,剛剛那個是想要殺掉夢霏……

 

「嗚……剛剛有個拿著巨大鐵鎚的男子,他一看到夢霏就揮動那個鐵鎚,他一直追著,一邊發出恐怖的叫聲,他想殺掉夢霏,哆哆……夢霏想回家!」夢霏緊緊抓著哆哆,恐懼的發著抖。

 

「會的!我們一定會找到方法回去,大家一起回去,所以夢霏我們要找到大家,然後找出回去的方法。」哆哆輕輕拍著夢霏的背安慰著,然後拉起坐倒在地上的她。

 

「可以走嗎?」

 

「恩,夢霏可以走,啊!哆哆妳的腳沒事吧?」

 

「沒事的,我們走吧!」哆哆慢慢的打開教室的門,查看那個拿著鐵鎚的男子是否還在附近,沒有看見後拉著夢霏去尋找著同伴們。

 

走廊漆黑一片,但是從窗戶照進來的月光明顯的可以看見走廊上的東西,突然夢霏縮了一下身子,不去看那個倒在地上已經不是生物的東西了。

 

哆哆蹲下身體藉著微弱的光芒,看著那個東西,那是一個已經失去生氣的屍體,身體被人狠狠的砍成兩半,表情受到了強烈的驚嚇。

 

哆哆倒抽了一口氣:「為什麼?可以做出這麼殘忍的獵殺呢……」轉過頭拉著夢霏繼續往前走著。

 

兩人走著走著便來到了一樓玄關的大門,但是門卻是像跟空間固定一樣的連拉都沒有辦法拉動,哆哆盯著大門無力的想著:「真的無法離開這裡了嗎?大家,到底在這學校的什麼地方呢?」

 

「哆哆妳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夢霏顫抖的躲在哆哆身後,仔細聆聽著黑暗中的聲音的話,確實可以聽見有人在吟唱著歌謠的聲音。

 

突然身邊有著誰在拉著衣服的感覺,不是夢霏的感覺是一個讓人感覺非常不安的寒慄。

 

「哆哆絕對不能回頭!快逃!」夢霏大喊著,拉著哆哆的手想要向前跑,但是哆哆的手卻被那東西緊緊的抓住。

 

玄關深處傳來了像是龍族的咆哮嘶吼聲,只是一瞬間那東西鬆開了手,夢霏趁機拉著哆哆離開玄關。

 

「呼呼!剛、剛剛那個是什麼東西?夢霏……」哆哆壓著胸口喘著大氣,看著剛剛被抓住的手,夢霏搖著頭回答道:

 

「我看到一個發著光的男孩子拉著哆哆的手,但是我覺得只要直視著那孩子的眼睛就會出事,千萬不能看他的眼睛!」夢霏同樣的喘著大氣。

 

哆哆牽起夢霏的手,繼續的往走廊的盡頭走去,心裡帶著恐懼,但是不讓夢霏知道她自己也非常的恐懼。

 

兩人沉默的走著,哆哆突然撿起了其中一具屍體手中拿著的手記:

 

『在這間學校不知道了過了幾天,我帶著他身體的一部分漫無目的四處的走著,好餓啊!這裡沒有水跟食物,放眼望去全都是屍體,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一樣的我,拿起了他的身體吃了一口,太好吃了!這是我腦中唯一的想法……』後面非常模糊,已經看不出原本的字了。

 

哆哆默默的將手記放回屍體的手邊,她不敢看著夢霏,也不相信剛剛她的腦子裡竟然有著跟手記相同的想法。

 

「哆哆沒事嗎?妳的臉色好蒼白。」夢霏擔憂的握緊哆哆的手。

 

哆哆搖著頭:「沒關係,我可以承受住……」

 

看來要是在不找到大家離開這個學校,她一定會瘋掉的……

 

兩人探索了一樓後沒什麼收穫的前往二樓,踩上了老舊的樓梯,慢慢的走上二樓,夢霏看著哆哆受傷的腳,說著:「哆哆那裡有保健室,我扶妳進去休息一下。」

 

「謝謝,那我就休息一下吧……」哆哆疲累的被扶進了保健室裡的床上。

 

摸著相當乾淨的床單,哆哆坐了上去並輕輕的揉著自己的雙腳,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進了兩人的耳中。

 

「不要!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嗚嗚……」那是伊凡的聲音,充滿了無助及恐懼的叫喊聲,當哆哆要再次站起來的時候,夢霏將她壓回床上。

 

「哆哆妳在這裡休息,夢霏會去找自己的主人的!」說完走出保健室,並把門關上。

 

坐在無人的保健室,漆黑一片裡有著像是有人在寫東西的聲音,保健室裡的抬燈幽幽的亮起,桌上的筆正在快速的寫著什麼,但是卻沒有人拿著那支筆,突然整個學校都開始劇烈的搖動。

 

「地震?」哆哆在病床上縮著身子,耳邊聽到的都是物品掉落地面的撞擊聲。

 

當地震停止時,寫東西的聲音消失了,當哆哆再次抬起頭時,在眼前是溫暖的蠟燭的光芒,拿著蠟燭的男子穿著相同的制服,身上有著優雅氣息圍繞的魔法。

 

「龍嵐連……」

 

被叫出名字的男子靠近了幾步,臉上有著難以猜測的表情。

 

 

走在充滿屍體的走廊上,佩特跟薇茵已經不知道見到了多少死在這所學校裡的受害者了,兩個人已經將這個學校繞了一圈了,還是找不到其他的同伴。

 

「休息一下吧,薇茵,剛剛妳跌到了地下層去,身體還很痛吧?」佩特找了一個階梯無視了旁邊的屍體坐了下來,這裡的屍體可能是這輩子中看過最多屍體的時候了。

 

「我沒事的,但是……我們已經繞了一大圈,又走回到原地了,除了屍體還是屍體……大家,真的在這學校裡嗎?」薇茵嘆了一口大氣,不過這裡的屍體這麼多,有很多像是被殘忍殺死、有的血肉糢糊、還有餓死的……

 

佩特無力的搖著頭,他現在非常擔心哆哆的安危,看到這麼多的屍體,他很害怕在那些屍體中找到哆哆,他已經無法再承受那樣的傷害了。

 

「佩特、佩特!」薇茵的聲音傳到佩特的耳中,才突然的回過神凝視著她。

 

「怎麼了?」

 

「可以陪我再去一次三樓那個廁所嗎?我的學生證不見了,裡面夾著跟大家的牽絆的幸子小姐的紙人碎片呢。」薇茵找著制服的口袋,臉上非常苦惱的樣子。

 

佩特也跟著找著自己的口袋,他的碎片也不見了!到那去了?算了,那個東西只不過是遊戲咒語的東西,根本不用這麼在意的。

 

「恩,如果對妳很重要的話,我們就回去找吧!」佩特雙手抽在口袋裡,跟著薇茵的腳步走上了二樓。

 

經過保健室時,佩特停下了腳步盯著那個像是跟空間固定的門一樣,剛剛無論怎麼用力就是打不開的門,嘆了一口氣的跟上薇茵的腳步。

 

「對了!佩特,我發現你是個很隨和的人,雖然你看起來很花心,不過你真的是個很不錯的人,但是為什麼你跟露米納斯的感情總是不好呢?」薇茵放慢了腳步,與佩特與肩同型著。

 

佩特幽幽的嘆了一口大氣,用非常無奈的眼神說著:「妳看到我臉上那個被書砸的痕跡了嗎?不是我不想跟他好好相處,他根本就是想要惹我生氣!有事沒事就對我動粗,事後竟然還裝一付什麼都不記得的樣子!妳說我還能跟他當好朋友、好夥伴嗎?」

 

「露米納斯才不是那種會拿書砸人的人。」薇茵帶著吃驚的眼神,看著佩特臉頰上那挺嚴重的傷痕。

 

佩特拍了拍薇茵的肩膀,他不想在做什麼解釋了,把東西找回來後,一定要找到大家,然後離開這個詭異的地方。

 

「那個佩特……」

 

「什麼事?」

 

「你在這裡等我吧,我上去找找沒有在下來,你一定累了,你休息一下吧。」

 

「好吧,我在理科教室這裡等妳,沒有的話也關係,不要亂跑知道嗎?」

 

「恩,我會快去快回的!」薇茵說完走向了通往三樓的樓梯,漸漸的消失在昏暗的走樓裡。

 

靠著理科教室的門,佩特望著一地的屍體,突然理科教室的門被狠狠的拉開,一雙手抓住佩特將他拉近了理科教室,佩特被巨力重摔在教室地板上。

 

「嗚……」全身被痛楚覆蓋著,佩特感覺有個人坐在他身上,藉著窗戶外的微光他看清楚那人的臉,佩特推開那個人吃力的站起身來看著他。

 

人影快速的握住了佩特的下巴,將一罐液體強灌入了佩特的嘴裡,那個人放開佩特丟棄了罐子,站在他面前凝視著他。

 

「咳咳!你、你灌了我什麼東西?咳、咳!」佩特覺得身體異常的灼熱,腹部開始絞痛,佩特痛苦的倒在地上。

 

「永別了,始終與我作對的傢伙……」那人轉身準備離開時,被佩特抓住了腳。

 

「露米納斯!」

 

佩特聲嘶力竭喊著他的名字,慢慢的瞳孔放大倒在地上,露米納斯的右眼發著暗紅色的光芒,他抬起了腳踢開了佩特,轉身離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翠綠夢境 的頭像
翠綠夢境

一隻米的妄想天地

翠綠夢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