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充滿巨龍屍骨遺骸的森林深處,亨德感傷的觸摸著那些小小的還來不急長大的幼龍遺骨,身邊的黑髮穿著深藍有著金色龍紋法袍的男子垂著頭。

 

「我的族人們沉睡的地方……這裡一直沒有任何生物靠近,所以幾百年來一直保持著原本的樣子。」走進了一間古老的神殿裡,神殿的中央有著另一具大龍的遺骸,還有著一顆被冰雪結凍著的蛋。

 

「這顆蛋?是歐尼斯龍的蛋!」亨德拿起那顆近乎結凍的龍蛋,但意外的冰像是沒有任何的生命的氣息。

 

男子無奈的嘆息著:「這個孩子是跟米勒同時出生的蛋,一出生就沒有生命的氣息,但是她一直想挽救這孩子的性命,最後只剩米勒,我族的最後一頭龍……」

 

亨德抱著手中的蛋,他想安慰亞普力耶,不過話卡在喉嚨裡說不出口,那一天是誰也忘不瞭的悲痛,在親愛的族人與家人在自己的面前,被黑魔法師的鎖鏈刺穿滅族。

 

亞普力耶跪在龍骨前:「是我這個族長沒辦法保護自己的族人還有家人,歐尼斯龍會走上滅族的路,我已經接受了這樣的命運……」亞普力耶看著亨德,內心有許多的複雜情緒。

 

亨德凝視著面前那已經變成人類樣子的亞普力耶,才感覺到自己懷中的蛋有著微微的震動,震動!這不可能啊……這不是一顆死蛋嗎?亨德將魔法聚集在手上,再送進蛋裡。

 

「普力特你這是在……?」一頭霧水的看著做著這事情的亞普力耶,皺著眉頭的問著。

 

亨德感受到站動越來越強烈,用火魔法將蛋上的冰溶化,蛋出現了微小的裂痕,拿起石頭輕輕的敲開蛋殼,將一隻雪白龍鱗金色龍角的幼龍抱出來。

 

幼龍細小的叫了幾聲,慢慢的睜開深藍色的雙眼看著這個世界。

 

「不可能……」亞普力耶的臉頰上滑下淚水,他顫抖的雙手接過了幼龍:「沒有想到,竟然會從詛咒中誕生出來……」亞普力耶心疼的將頭靠著幼龍。

 

因為歐尼斯龍的詛咒,幼龍與一般的歐尼斯龍有著極大的不同,她的龍鱗是這樣的雪白銀亮,雙眼則像是大海般的深藍。

 

幼龍盯著亞普力耶開心的笑著,之後再他的懷中沉沉的睡去。

 

 

走在前往魔法森林圖書館的途中,伊凡右手舉著魔法書慢步行進著,路上無視掉許多再談論他的人,尤其是從以前開始就一直仰慕他的其他魔導士們。

 

「你看你看!是伊凡呢!今天還是一如往常一樣的帥。」少女眼冒愛心的盯著伊凡,一旁的男魔導士無奈的吐槽著:

 

「看看妳,又來了,竟然會喜歡一個十六歲,不把人看在眼裡的小鬼。」

 

「你不懂!他又帥!又有才華,唱的歌非常的好聽呢,像這樣的好男人不是死光了就是結婚了。」少女嘆息著。

 

男子退了幾步離開,是是是!好男人都死光了!壞男人都是屁!

 

這些事情伊凡都沒有看到,他努力地想要去解讀書上的魔法陣,直到他撞上了一堵肉牆,伊凡的書掉到地上。

 

他皺著眉頭去看他撞到的人,真眼熟,這不是他的表哥炎逆嗎?自認倒楣的撿起自己的書,並將灰塵拍掉。

 

炎逆對於撞到他的表弟顯得很有興致,不過更引起他注意的是他左手的龍紋印記,這不是龍魔導士才有的魔法印記嗎?這個傢伙……

 

「伊凡……你……的手,那東西怎麼來的?」

 

「什麼東西?這個魔法印記?我並不知道,不過我也不想知道,過幾天應該就不見了。」

 

真的話不見嗎!會不見就有鬼了!伊凡你真的認為這東西沒有責任跟使命嗎?好像是……對於一個十六歲的孩子,還真是一個殘酷的東西啊。

 

「表哥,你為什麼要用那種情的眼神看我,然後發呆啊?妳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伊凡對於手背上的印記沒有感覺,只是覺得一定跟昨天那個夢有關。

 

炎逆突然認真的抓住伊凡的肩膀,頭靠近伊凡的耳朵那:「你是不是做了什麼不能說的夢啊!」

 

伊凡推開炎逆,一臉尷尬的回應著:「你再說什麼不能說的夢啦!夢就夢,那有什麼不能說的,表哥你有病嗎?」

 

「我有病的話,我就不是最強大的主教了!」高傲!

 

你是在高傲什麼鬼,算了!不想跟表哥在這裡浪費生命,翻開書伊凡決定繼續往圖書館前進。

 

炎逆變出一本有著琥珀水晶書皮的書本,快速翻閱著後說著:「伊凡!等等,你要去漢斯的圖書館那的話,我也跟你去吧。」原來如此,沒有想到竟然是這樣的。

 

「隨便。」

 

來到圖書館炎逆領先的走過去與漢斯竊竊私語著,漢斯和炎逆聊著,不時的向伊凡的方向看來。

 

伊凡覺得怪異,但冷靜的拿起書櫃上的書本,對於兩個投射過來的那種目光,覺得還真的殺傷力十足啊,要是那是雷射眼的話。

 

接著漢斯把伊凡叫住:「伊凡,我提然有個提議。」

 

「漢斯大人,您說?」

 

「我想有個人可以傳授給你更強大的魔法,不過那個人在一個叫耶雷弗的國家,所以你如果想的話,我希望你可以去那裡學習更更高階的魔法。」漢斯摸著鬍子,一臉和藹的表情讓伊凡沉重的思考。

 

「那個人的名字是?」

 

「是光與暗的操作者,露米納斯。」

 

那好像是一百年前封印了黑魔法師的六位英雄之一的人,是要跟他學習光與暗的魔法嗎?不過暗魔法不是被禁忌的咒語嗎?

 

「我要你去他那裡學習一些魔法之外的事情,還有必須從他那畢業才可以。」漢斯將一張紙條拿給伊凡後,繼續的去研讀書本了。

 

什麼!學習魔法之外的事情!這是什麼……可以拒絕嗎?他對於魔法之外的事情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啊!

 

漢斯補上了一句:「順便去交點朋友。」

 

 

早上陽光明亮的早晨,伊凡交行李交給運送員先送去耶雷弗的暫時居所,耶雷弗的皇家別墅,由炎逆安排的地方。

 

伊凡鬱卒的想著,一定是表哥跟漢斯大人聯合起來整他!想整他是吧!他就一定要畢業給他們看!兩個無聊傢伙。

 

他看看紙條上寫了什麼東西,要從櫻花處的精靈國王那取得龍魔法之書,不難嘛。

 

伊凡走進櫻花飄逸的村莊裡,因為有著阻隔不讓人靠近村莊的魔法陣,伊凡舉起左手扔了一個魔法彈將魔法陣打亂,輕鬆的走進村莊。

 

在櫻花村落中央的花蕾黑龍睜開雙眼,看著伊凡走來的方向,脖子上的龍鱗因為敵視而起伏著,那是個陌生又非常強大的魔法。

 

「薇芙萌爾,妳怎麼了?妳看起來好像是有什麼恐怖的東西接近妳的樣子。」精靈之王薩爾貝斯愉悅的彈奏著豎琴,期待著某人的來臨。

 

「有人闖進了櫻花處……」薇芙萌爾對於精靈國王的反應有點吃驚,一般不是會馬上站起拿起雙奴槍打爆那人的腦袋嗎?這樣的冷靜是怎樣!今天沒吃藥是吧?

 

「我知道,是我們的新同伴。」

 

「新同伴?」

 

薇芙萌爾像是沒有任何頭緒的歪著腦袋,最後就索性不想去理會精靈國王的冷靜,管她冷靜!繼續睡覺才是重要的。

 

伊凡走進了村莊內,幾個精靈的孩子好奇的看著他,開始聚集在伊凡的周圍。

 

「那個……小朋友們,你們知道你們的國王在那裡嗎?」伊凡努力的在臉上擠出笑容,快說!他想要把事情辦一辦趕快去耶雷弗!

 

孩子們沒有說話,只是用目光去瞄著那位坐在巨大櫻花樹下跟花蕾黑龍坐在一起的女子,女子的外表還真不是普通的美麗,這已經沒有形容詞了可以說了。

 

「有什麼事情嗎?這位來到櫻花處的客人。」薩爾貝斯手指繼續彈奏著豎琴,雙眼看著伊凡,像是可以將伊凡看穿似的。

 

「那個……我的老師要我來向妳拿一本叫做龍之書的書,可以請妳交給我嗎?」伊凡苦笑著說,但是薩爾貝斯沒有要拿書給他的意思,繼續彈奏著她的豎琴。

 

「那個,可以把龍之書交給我嗎?」伊凡再說了一次,為什麼要裝作沒聽到啊!

 

薩爾貝斯放下豎琴,美麗的眼神馬上不悅的瞪著伊凡:「你這是對精靈國王說話的語氣嗎?不但擅闖我的村莊,還想跟我拿東西是吧?」薩爾貝斯說完伊凡四周的不遠處,幾名弓箭手精靈的箭頭對準了他,似乎薩爾貝斯一不高興馬上就會射穿他。

 

喂!喂!喂!他不過是來拿本書啊!怎麼搞得好像要命啊……

 

伊凡瞇起雙眼內心哀怨著,拿本書要付出生命,真不值得……不過,他可是會很多魔法的,這些箭他才不看在眼裡。

 

他慢慢的踏出步伐走向薩爾貝斯:「據我所知,精靈是愛好和平、高傲美麗的種族,如果因為擅闖妳的村子,我向妳道歉,不過龍之書還是要交給我!」伊凡堅定的直視著薩爾貝斯。

 

薩爾貝斯的目光變得柔和,眼前的伊凡與某個人的身影重疊著,還真像當初來找他的那個傢伙。

 

「我接受你的道歉,你真是個堅強的人類,或許我們可以成為好朋友。」薩爾貝斯說完,精靈弓箭們放下了弓箭回去做自己的事情:「但是龍之書並不在我這……」薩爾貝斯尷尬的說著。

 

什麼!我絕對不會想跟妳成為朋友的!要命了,而且書竟然不再這!伊凡深呼吸要自己冷靜下來。

 

「是……那麼書在那裡?」沮喪的伊凡現在的願望就是離開這個地方!

 

「在……」

 

 

走到維多利亞港口,薩爾貝斯說她交給了在維多利亞港一名叫珞櫻的少女,維多利亞港每天都有著許多冒險者在四處走動,要從那裡……

 

就在思考之際一隻巨大的黑狼咬著一袋麻袋,像風一樣的跑過伊凡的旁邊,最後在一間情報所前面向忠犬一樣的坐著,等著主人的到來。

 

從情報所走出來的少女丟了一塊起司,巨狼張開大嘴接住,開心用頭磨蹭著主人。

 

「好乖,威樂真乖。」珞櫻摸著巨狼,像是想什麼的轉頭看著伊凡的方向,她的眼瞳閃爍了一下,並拿著麻袋走進情報所。

 

「或許我應該去情報所問問。」走進情報所伊凡被一堆資料嚇傻,哇!這些動物是怎麼回事……情報所充滿了一袋袋的幼狼?

 

「呃……請問一下,有人嗎?」伊凡剛說完幾隻幼狼翻倒了資料櫃,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喔!請等等!」少女抱起了幼狼將牠們再度裝回了布袋:「這些證物可不能受傷喔。」在蹲下身子撿起散落地上的文件。

 

伊凡也順手幫忙撿起地上的幾個文件,把它們拿給了少女。

 

「謝謝,這裡目前只有我一個,真有點忙不過來。」珞櫻將資料放回原處,檢查完後才對著伊凡問到:「請問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地方嗎?」

 

「請問妳知道一位名叫珞櫻的少女嗎?」伊凡努力撐起微笑,眼前這個少女怎麼用詭異的目光看的他。

 

「我就是!請多指教,你叫什麼名字?」珞櫻微笑的對伊凡眨了一眼:「要喝茶嗎?」

 

伊凡苦笑的退了幾步:「我叫伊凡,我有點趕時間,聽精靈國王說那本龍之書在妳這裡,可以拿給我嗎?」

 

珞櫻歪頭開始沉思著,伊凡看著珞櫻在看像牆上的咕咕鐘,過了猶如向一世紀那樣不知多久的時間,珞櫻搖著頭:「抱歉,我這裡資料太多,薩爾貝斯有給我書的話我應該知道的,但是我沒有印象啊!可能被我埋在資料裡了。」

 

天啊!妳這個答案有跟沒有是一樣的!這是翻遍這裡的資料還是沒有不就悲劇了嘛!不過沒翻說不定會在這堆資料裡……

 

伊凡揉著太陽穴努力面對眼前的現實:「那麼我開始找了。」伊凡使用漂浮術將書櫃中及資料櫃裡的資料拿出來,用最快的速度開始翻閱。

 

在伊凡翻閱的期間,珞櫻有跟著翻閱資料但眼神飄向了伊凡,真是不可思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翠綠夢境 的頭像
翠綠夢境

一隻米的妄想天地

翠綠夢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