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放下手中的武器!這是打劫!」一群海盜拿著大刀衝了進來,但是忙著翻閱資料的伊凡無視他們,找死啊!這個時候來煩他!等等要是找不到書就拿他們出氣。

 

海盜們見伊凡沒有反應,便快速的抓起珞櫻,手吋勒著珞櫻對著伊凡咆哮:「如果不想要這少女沒命的話!……」

 

話還沒說完就被伊凡看完使用漂浮術扔過去的書本砸中,所有海盜通通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珞櫻在心裡拍手,這招超強的!這孩子小看他可是會遭到報應的……

 

最後書本在伊凡的漂浮術下全部歸位:「珞櫻這裡沒有我要的那本書。」

 

「唉啊,我剛剛好像想起來了,我好像把它交給一個叫貝力爾的貓,他就在附近的一艘船上,我可以帶你去找他。」珞櫻冒著冷汗看著伊凡,後者無力又痛苦的點頭。

 

珞櫻走出情報所,腰上的彩色琥珀石發著微弱的光芒,珞櫻摸著巨狼的頭:「威樂你要好好看著這裡喔!等特魯回來。」

 

威樂嚎叫了一聲,目送著兩人離去。

 

珞櫻拿著巨矛走著:「伊凡真是我看過最有勇氣的人了,竟然不怕凶狠的海盜呢。」

 

「勇氣?我只是覺得他們很煩,我最討厭我在專心的時候有人來打擾我。」伊凡瞇著雙眼,心理咒怨著,天啊!一本書是要傳到那裡去啦!接力棒嗎?

 

「就快到了,就是那艘船!」珞櫻指著一艘停在碼頭的船:「貝力爾就在那上面走吧!」

 

珞櫻快步的走上船,伊凡在後面慢慢的跟上,最後走上船時看到的是剛剛那群海盜跟海盜的頭頭?

 

海盜的頭頭戴著大海盜帽子,嘴咬著菸斗右手戴著指虎,他用帶著指虎的手指著伊凡:「就是你這個毛還沒長期的小鬼,把我的部下都打敗了嗎?」用指虎的勾子低著伊凡:「我欣賞你!要不要成為我的部下?」

 

伊凡用漂浮術把海盜頭頭丟進海裡:「少來煩我!我要找東西,礙事!」

 

「團長!你沒事吧?」其他部下探頭看著被扔下海的頭目。

 

「哈哈哈!鷹眼你也有這天啊!」貝力爾拉下帽子來遮掩想笑的衝動,但是看到鷹眼濕淋淋的回到船上,還是忍不住的調戲下。

 

「看著女皇的份上,那孩子的脾氣可真是火爆啊!」鷹眼把帽子用手擰乾,在帶回頭上。

 

「那個你們是串通好的嗎?」伊凡看著珞櫻,珞櫻瞪了貝力爾一眼。

 

「怎麼可能!我只是出去買個日常用品,這傢伙就占領了我的船,鷹眼你來幹嘛的?」貝力爾坐在夾板上,擺出一副無奈樣子。

 

「我是來召入新血的,然後我想要這孩子成為閃雷騎士團的團員,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啊?」

 

伊凡略過鷹眼走到貝力爾面前:「那個龍之書在你這裡吧?」

 

「是啊,不過……我已經把它還回去耶雷弗了,反正你也要去耶雷弗吧?就由我帶你去吧。」貝力爾無視掉伊凡那看起來很崩潰的表情,走向船長室。

 

「唉……」伊凡坐在夾板上的椅子上,這樣的事情是打擊不倒他的!才第一天就必須遇到這樣的事情,還有一堆想法怪異的人,他一定要冷靜!

 

「伊凡,聽說你是炎逆的表弟啊?」珞櫻給伊凡一杯茶,伊凡接過之後喝著。

 

「是啊,我是炎逆的表弟,我們家族都是魔導士的血統,但是表哥則是非常出名的存在。」看著船開動,伊凡吹著風。

 

他從來沒有離家鄉那麼遠,平時也不想出門跟笨蛋交談,除了看書之外甚麼都不想做跟了解,跟喜歡四處亂跑的表哥比起來,魔力還是比不上他。

 

到達了耶雷弗的碼頭,伊凡下了船後無視了鷹眼的邀請,自己一個人走去皇宮,學校竟然在皇宮裡?真是貴族的學校啊。

 

走到皇宮的門口,被守衛擋了下來:「是誰?這裡禁止閒雜人等進入!」

 

「我是今天來報到的新生,伊凡。」

 

守衛互相交談後,放伊凡進皇宮:「露米納斯先生在皇宮的左側的大廳裡。」

 

「謝謝。」

 

伊凡邊走邊想,怎麼沒有其他的學生?應該說除了騎士團的修練騎士之外,沒有一個跟他相似的魔法師在這裡。

 

「請問是露米納斯老師嗎?」伊凡進到大廳差點被光的魔法閃到眼睛瞎掉:「嗚……好閃……

 

露米納斯將光的魔法停止,抬頭看著進來的男孩:「啊?你有什麼事情嗎?」

 

「我是來報到的新生,我叫伊凡。」伊凡才轉過頭正眼看著露米納斯,那是個有著灰白色短髮,髮尾還帶有著藍色,男子有著一藍一紅的眼瞳。

 

露米納斯拿起放在桌上的資料,慢慢的走出大廳,伊凡則快步的跟上。

 

走在看起來無止盡的走廊上,清晰的只聽見兩人的腳步聲,露米納斯手拿著資料,推了下臉上的眼鏡。


  「那麼……你是想進這所魔法學校嗎?」露米納斯的言語中帶著一絲輕視。


  伊凡臉上有著不耐,淡淡的回答著:「難道我的成績還不足以證明嗎?」


  露米納斯聽見伊凡的話後,冷笑著闔上了資料,轉頭打量著伊凡:「你這小鬼還挺不識相的,成績嗎?成績好有個屁用!看你這孤僻樣,肯定連朋友都沒有,在我看來,你在這裡待不過一天就會哭著回家找媽媽的死小孩。」


  露米納斯抬起伊凡的臉:「我勸你還是乖乖滾回去找你媽媽吧!」


  伊凡清楚的看見了露米納斯的右眼散發出暗紅色的光芒。


  「我都來了!你說什麼我都不會輕易回去!」伊凡對上了露米納斯的雙眼。


  露米納斯冷笑著扔飛資料,用食指指著伊凡的臉:「那就拿出你的實力啊!你這個連毛都沒長齊的小鬼。」


  「實力?老師你是要我,跟你打架嗎?」伊凡皺著眉頭冒著冷汗,不可置信的看著露米納斯,耶雷弗的老師都是這樣的嗎!


  「哼哼……」露米納斯冷笑後拿出了,特殊的法杖,那法杖的兩頭有著特殊紋路,一看就是不是普通法師可以拿起的。


  「Dark Falling(黑暗墜擊)」露米納斯輕輕念著咒語,突然整個光明清爽的走廊被黑暗覆蓋著,在伊凡的上方正在形成戴著黑暗鎖鍊的巨大魔法石。


  「Magic shell(魔法之盾)」在魔法石落下的瞬間,一個金色的魔法盾罩在伊凡的身上,魔法石再碰到頓之後兩個魔法都消失。


  伊凡馬上瞬間移動道露米諾斯的面前:「Lightning chain(閃電連擊)」從手掌發出了雷的魔法向露米納斯的胸口攻擊而去。


  露米納斯顯得很平靜的側過身子,閃過了雷電的攻擊,法杖對著伊凡的面前臉上有著深不可測的微笑:「Inviolability(光柱擊退)」


  從露米納斯的法杖發出巨大的光芒擊退了伊凡:「咳、咳……」受到了光的攻擊,伊凡顯得有點無力。


  「Magic seal(魔法封印)」伊凡摀著胸口,揮著長杖指向露米納斯。


  「嘿嘿嘿,我說小鬼你該放棄了吧?你絕不可能打贏我的。」露米納斯帶著愉悅的語氣說著。


  伊凡喘著氣,的確……露米納斯的魔力太強大了,實戰經驗也無可挑剔的好,想要硬拚想贏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不想就這麼放棄。



 


  少女坐在庭園中,仰望著天空的藍天,懷中抱著一隻銀白色的歐尼斯幼龍。


  少女的頭上戴著一顆炫彩琥珀製作而成的皇冠,橙黃色的長髮,像藍寶石一般的雙眼。


  「在想什麼嗎?」少女的身邊突然出現了一名帶著烏鴉嘴造型帽子的男子,男子的肩上有著與少女皇冠相同的琥珀製作而成的肩飾。


  「佩特,我必須遵從爸爸的話……他說過,這個世界的危險還未消除。」少女側著頭表情非常的苦惱。


  佩特走到少女的面前,輕輕的把她擁入懷中:「不用擔心的艾莉爾,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與妳一起面對的。」『我在也不會離開妳了。』佩特在心裡加上了這句。


  哆哆靠著佩特,臉上的表情有些緩和,佩特抬起她的臉,對上了哆哆的雙眼,他緩緩的靠近。


  「女皇殿下!呃……對不起!」一名騎士衝進後,看到眼前的景象,趕緊跪倒懺悔。


  騎士的話傳入兩人的耳裡,哆哆才回神的推開佩特,臉紅的問著騎士:「有、有什麼事情……這麼緊急?」


  「是!露米納斯大人跟準備新生考試的學生打起來了。」


  「怎麼會這樣,得快點去阻止……」哆哆要起身時,被佩特壓回去。


  「我去看看,我馬上就回來。」說完化成著卡片消失。

 

 

  露米納斯的手中出現一片近乎透明的楓葉,他扔出楓葉,楓葉馬上發出破碎的聲音消失。


  「Death Scythe(死神鐮刀)」露米納斯往上舉著法杖,身旁多出了兩個拿著巨大鐮刀的死神,死神的背後飛落了幾根雪白的羽毛,朝著伊凡快速飛去。


  鐺鐺!死神的鐮刀的交觸的瞬間,發出巨大的金屬聲響後消失無蹤,眼前的伊凡消失,地上有著眼熟的卡牌。


  露米納斯瞇起雙眼抓緊法杖,然後將卡牌朝某個地方扔出去。


  卡牌被角落某個人接住,佩特掀開披風讓伊凡出來。


  「你是想讓耶雷弗校園染上鮮血嗎?露米納斯。」佩特的卡牌從露米納斯指尖中化成光芒消失。

 

「用你的血染,貌似也不錯!」露米納斯折起手指,躍躍欲試。

 

佩特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條,交給伊凡:「你的老師目前有點血脈噴張,去幫我拿件衣服再回來,我來處理他。」

 

伊凡愣在原地,看著在眼前打起來的兩人,還真的有點莫名其妙……不過看著老師,好像現在也不能跟他溝通的樣子,去幫忙拿個東西好了。

 

照著紙條的地址,來到了一間服飾店前,伊凡推開了雕刻著金美花雕的木門,許多模特兒還有未完成的衣服,莫名的腳踢到了一個障礙物,致使伊凡跌了一跤。

 

「嗚……什麼東西?這團毛毛的是什麼?」伊凡抓起那個讓他跌倒的『東西』。

 

「嗚嗚……你踢痛我了。」是一隻大概只有兩個拳頭大的黑色小狐狸,額頭上有著一搓金色的毛,後腿的兩側有著金色的複雜花紋。

 

「啊!席娜寶貝,有沒有那裡受傷啊?」從工作室裡走出來的美麗女子快速的從伊凡手中抓走那隻狐狸。

 

席娜垂著雙耳,看起來楚楚可憐的樣子:「我不痛,我很堅強……」

 

「對不起,那狐狸真的太小隻了,我沒有注意……」伊凡很抱歉的說著,看到女子將小狐狸放到肩膀上。

 

「如果道歉的話,幫我把我的丈夫叫回來吃飯怎麼樣?他出去有點太久了,他就在附近的森林麻煩你了。」女子露出甜死人不償命的微笑。

 

伊凡將領衣單交給女子,前往森林只要看到在森林裡的湖邊應該就是她丈夫了,要是認錯不就很慘嗎?

 

剛走進森林,眼前就是一片濃濃大霧,伊凡小心地慢慢前往湖邊,到了湖邊但是沒有看到任何人,一道颶風吹散了大霧,那一隻與他夢裡看到的龍一樣的種族……原來真的有這樣的龍!

 

「跟著『宿命』來到這裡的人類,你將是歐尼斯龍的伴侶……」巨大的歐尼斯龍下降到伊凡的面前,黑裡透明的龍鱗還有金色的龍角。

 

歐尼斯龍的伴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翠綠夢境 的頭像
翠綠夢境

一隻米的妄想天地

翠綠夢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