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3  

 

「伊凡……你到底在那裡?」夢霏在疲累的在走廊上小跑步著。

 

「明明聽見了他的聲音啊……我不能失去你啊……」夢霏眼角泛著淚,想起與伊凡一起生活的記憶。

 

 

「夢霏我的書本怎麼會變成這樣?」伊凡皺著眉頭,看著殘破不勘的書本。

 

「對不起,夢霏想幫你拿書,結果不小心的把書……」低著頭,夢霏不敢看伊凡臉上的表情,一定很憤怒吧,隨然她從來沒看過伊凡生氣。

 

過了很久一直沒有聽見伊凡的聲音,突然的一隻手輕輕的摸著夢霏的頭:「這本書也看過幾百遍了,變成這樣不是妳的錯,下次拿書小心一點好嗎?」

 

「嗯!」夢霏抱緊伊凡,最喜歡最摯愛的主人啊,如果可以在你身邊守護你就好了。

 

 

「我只是想待在你的身邊而已啊……」夢霏想著自己醒來的孤獨場景,她不想自己一個人被恐懼籠罩,不想跟伊凡分開……

 

走下了剛剛走廊的樓梯,看見一具被釘在樓梯口,外表已經慘不忍睹的新鮮屍體,還發出令人作噁的血的氣息。

 

「奇怪?剛剛跟哆哆一起走的時候有這個延長的走廊嗎?」夢霏遠望著好像沒有邊界走廊的另外一端:「說不定伊凡他在那裡……」

 

走到走廊最深處的門口,夢霏轉動門上的門把,走向門外的走廊,外頭下著雨可以看見深不見底的森林,要是隨便進入的話,好像在也回不來的樣子。

 

另一路寫著通往別館的道路,別館?這所小學有著別館嗎?

 

「大姊姊……把我的眼睛還給我……」一個微小的聲音在夢霏耳後傳來,還能從雨聲中清楚的聽見生鏽剪刀的摩擦聲。

 

「什、什麼!那聲音是……」顫抖的快步向前跑著,拉開了別館的門,進門後快速的關上。

 

「呼呼!那是什麼不寒而慄的感覺。」夢霏抱著身體,蹲了下來。

 

別館的深處傳來的龍族的怒吼聲,夾雜著巨大的震動。

 

「伊凡……你到底在那裡……我想離開這裡……」

 

突然夢霏摀著胸口,在看著眼前穿著染血校服的女孩,女孩目光無神的拿著小刀,她將小刀拔出,高高舉起刀子準備再往夢霏身上刺。

 

「不要!」夢霏雙手抓住了少女的手臂,如果在這裡被殺掉的話,就再也不能向她最愛的伊凡說,最愛……

 

使盡力氣的推開少女,摀著胸口逃離別館,一邊喘著氣一邊摸著漸漸染紅衣服的傷口,早點被攻擊受傷的頭部像是發作一樣的隱隱作痛著。

 

「我得回去找哆哆,她應該很擔心……」踏上回保健室的路,回到了保健室,打開保健室卻沒有看見任何的人,怎麼可能?哆哆她不見了!

 

胸口的傷口讓夢霏的呼吸越來越困難,她默默的摸著保健室裡的床,躺了上去。

 

過了不久,夢霏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失去意識之前,從自己的目光中,保健室的簾子透著微微的光芒,照出了熟悉的影子:「伊凡……」想要舉起手去碰觸,但已經沒有力氣了,也說不出任何的言語。

 

直到光芒從保健室裡消失之時,夢霏流著淚,慢慢的失去氣息。

 

 

「哈啾!」貝力爾脫下了身上濕黏黏的外套,朝著發出聲音的方向跑去:「可惡!放那傢伙在那裡可以嗎?她是那麼的笨!」貝力爾停下了腳步,再也聽不見哆哆的聲音了……

 

「那是……伊凡嗎?」貝力爾看著不遠處的那熟悉的衣服,但因為過於黑暗而看不清楚那人的上半身。

 

貝力爾上前拍了伊凡的肩膀,才碰觸他的身體,伊凡便倒地不起,貝力爾上前驚愕的退了幾步,不……伊凡的頭不在他的身體上?伊凡死了!

 

「伊凡……騙人的吧!你不要用魔法整我……」摸著伊凡已經冰冷的屍體,貝力爾拿下身上的外套將他蓋住。

 

貝力爾轉過身,不再去看伊凡的屍體,往三樓的階梯走上去:「那是……?薇茵的琥珀寶石嗎?」貝力爾顫抖的撿起地上發著光芒的石頭,那是薇茵一直珍惜的寶石,露米納斯給她的寶石,應該都不離身的才對啊?

 

走到三樓,貝力爾盯著寫著廁所的牌子,男廁所被封上了木板,薇茵妳在這嗎?

 

突然從女廁旁的角落聽見了細微的說話聲:

「呵呵呵,真的嗎?那我們再一起去野餐吧。」

「說什麼呢?露米納斯我怎麼可能會再去想那件事……」

「女皇殿下……都是我……要是我一直在您的身邊就好了……」

 

「薇茵?妳在那嗎?跟露米納斯說話嗎?」貝力爾走進了那灰暗的角落,看見薇茵正坐在一旁的地上傻笑著,只有薇茵一人?

 

「薇茵?薇茵!妳振作點!妳怎麼回事?」貝力爾蹲下身,搖晃著薇茵,薇茵只是流著眼淚,嘴裡念念有詞的。

 

貝力爾把寶石放進薇茵的手裡,試著將薇茵搖醒,薇茵快回神啊,待在這個使人發瘋的地方。

 

薇茵握緊了寶石,手慢慢的伸到了身後,握住一把生鏽的短刀,薇茵突然奮力的將貝力爾推倒在地,手中的利刃對準了貝力爾的心臟口,奮力的刺下。

 

「薇……茵,妳這是!做什麼?」貝力爾握著胸口的利器,一口鮮血從他嘴裡吐了出來。

 

薇茵無神的低聲說著:「害死女皇的人都必須接受制裁,軍團長!受死吧!」握著利刃的手奮力的拔出貝力爾胸前的刀,再次的刺進,直到貝力爾不在呼吸為止。

 

「把我摯愛的女皇還給我!把我的家人還給我!把我最珍惜的夥伴……金萊克還給我!」無神的眼眶中,流著淚水,一滴一滴的滴在貝力爾的臉上。

 

薇茵大哭著,漸漸的回過神,看著自己手中握著染血的刀子,還有自己面前胸前被染紅大片鮮紅的貝力爾的屍體。

 

「不!不對?貝力爾!我……做了什麼!」手中的刀子掉到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薇茵搖搖晃晃的起來,為什麼!突然轉頭盯著牆上的鏡子看,突然看到熟悉的夥伴的身影……

 

金克萊拍著翅膀在薇茵面前的跳著,金萊克是她最愛的獅鷲獸,薇茵張開雙臂擁抱著那熟悉的身體,金萊克的鳥嘴輕輕的摩擦著薇茵的頭髮,感覺很滿足。

 

「金萊克……你不會離開我吧?你是我最重要的……你是他,送給我……最重要的夥伴!」金萊克的雙眼變的血紅,漸漸的身上的羽毛和肌肉腐爛脫落,最後僅剩著幾根神經組織掛在骨骼上。

 

金萊克在薇茵的面前退了幾步,腐爛的頭發出了骨骼的撞擊聲,薇茵顫抖地伸手觸摸金萊克的頭。

 

「跟……我……走……吧!我……最……愛……的……主人。」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黑暗的走廊,巨大的男人拉起薇茵的一隻腳,慢慢的往深處走去,薇茵鬆開手中的寶石,寶石被一位穿著紅色連身洋裝的女孩撿起。

 

「好漂亮喔!不過我討厭藍色。」說完將手中的寶石砸向牆壁,寶石應聲碎裂。

 

「呵呵呵,下一個是誰呢,快點啊!下一個,是我的玩具呢。」女孩天真的笑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翠綠夢境 的頭像
翠綠夢境

一隻米的妄想天地

翠綠夢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